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10

高三之我重现江湖

高三之我重现江湖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.30       歆突然在网上传我她高三时候无意间录制的瞬间,我猛然想起那个时候她抓起一部大家都觉得好高科技的数码相机,稀里哗啦在班上乱扫一通。视频里的我们都很害羞,怕丑不让歆拍,现在看起来真是后悔,咋不多让她给我们留下那个青涩年代的点点滴滴。高三之我重现江湖,依旧穿着学生味道十足的V型领羊毛衫,带副400度眼镜,梳个马尾,桌上的书堆得快倒下来。     11班龙哥的嗓门大得出奇,他一上课,整层楼都折服在他洪亮的嗓音之下;夜晚白炽灯下弓着的背影,伴随着隋胖老师的呼噜声,台下人努力睁开眼,台上这个逍遥自得的老师已然闭上了眼,估计他应该是最支持素质教育的人。我们在应试教育的压迫下不得不反抗他比较松散的教学方式,但是我们倔强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崇尚和膜拜的劲道。     前两天回澳门,记忆深重让人透不过气。小哥也想圣诞回去一次,找寻我们当初的记忆。只是他让我向前看,一个人不能过于活在记忆中。     我钟情于一些沉淀淀的记忆,我也是一个随时往前看的人。这样我一辈子都会有值得留恋的东西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生活点滴 | 5 Comments

心灵栖息地中最深重的回忆

心灵栖息地中最深重的回忆         4.29      应几个姐妹之要求,我重演导游角色,回到澳门那些旅游团难能去到的地方。在香港待了近九个月,身上已经沾满了厚重的风尘气。澳门清新干净的街道,树丛浓密的葡韵,神秘深沉的教堂,静谧安详的大海,处处都在帮我洗涤那股风尘味,心灵终于回到一个可以好好栖息的地方。我把以前经常走过的路,留有深刻记忆的地方介绍给姐妹们,天真地希望她们能走进我以前的大学生活。    澳门有了太多深重的回忆。朋友们看到新奇的东西拍着照,而自己头脑里却时时闪过以前的图画。去到小熊猫,那门口的长方桌不就是我们team经常从持教学院回到凼仔的第一个目的地吗?一人点个面先,拼谁的更大碗,谁更能吃辣;去到葡韵,那第一座葡人之家的阶梯上,不正是小倩和我勤快早读英语的身影吗?科大,笑脸墙上的领导、老师、校工阿姨依旧那么亲切;去到了Venetian,赌场旁边那个妖艳的舞台旁,不正是和兄弟姐妹们为了看TVB明星簇紧相拥的执着吗?去到了“EOD,必”那些个我们吃了又吃的餐厅,貌似现在service进步很大耶,服务都上台阶啦。    Anyway, there are also so many memories of us. I am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going back with you next time.   ( 威尼斯长廊上) (科大笑脸墙)   (  hahaha…..)

Posted in 生活点滴 | 7 Comments

多愁善感的90后弟弟

多愁善感的90后弟弟       4.27      我老是做足了姐姐的样子,一直把快十八岁的弟弟当成那个永远的小孩子。只有当他早已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才想起来他快成人了。回到弟弟那个年龄时候的我,不也好像懂很多事了吗?为什么放到他身上,脑海里浮现的总是那个依旧稚嫩可爱胖嘟嘟的脸?      弟弟的QQ签名一直是惆怅基调,大多都跟爱情相关。由于出来读书多年,很少有机会跟他好好谈心了,我只能通过他的QQ签名死命想象他的生活,然后尽可能从他嘴里套点东西出来。他老说,姐,说不清楚,等你回来好好聊。一两个月的样子,空间的留言板上会多了弟弟的足迹,字字句句窝心到极致。姐,我想你了。姐,好好过。姐,开心最重要。姐,我尽量戒烟。   这个弟弟不知道他姐姐是个爱感动得五体投地的人吗?

Posted in 生活点滴 | Leave a comment

室内动物

室内动物      4.25.2010    考完试跑到尖沙咀崇光百货晃荡了一圈,Tina突然提议到维港走走,否则一直就没见过天日,在室内都好几个钟头了呢。  这一提醒,才恍然大悟真如此。在香港,习惯了地铁里的穿梭,大小商场里的疾驰,电梯上的怡然自得,老被亮堂堂的灯光射得睁不开眼,迷迷糊糊不觉得自己已经离开蓝天白云阳光好久好久,俨然一种会两脚站立的室内动物。   这周就是一学期里最手忙脚乱的一周,也是昏昏不见天日复习的一周。终于考完了,快毕业了,不要再做室内动物了。

Posted in HK的master之路 | 9 Comments

原来我们叫港漂

原来我们叫港漂         4.22.2010   一大早瞄到Cam同学 在Facebook上tag的文章《80后港漂》,专门介绍我们这种从内地过香港读书或者工作的人,终于又被冠以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代号。最近十年香港对内地政策开放了,同祖国大陆的联系紧密了,80后来香港的人占了港漂这个Pie好大好大一部分,甚至以后可能被贴上更形象的标签——新香港人,完完全全融入到香港社会中,为其繁荣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Posted in HK的master之路 | 4 Comments

Another 19th

Another 19th        4.19.2010      Also on the 19th as two months ago, is 19th a big day for us? is this the meaning of God’s? Finally, you told me about your real situation, thoughts and the efforts which you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生活点滴 | 4 Comments

will go back soon

Will go back soon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.18.2010   几个好友琢磨着考完试让我带他们到澳门做次认真的旅人,要求是著名景点大三巴之类的就不用去了,要去些旅行团去不到的地方。   离上次回澳门约莫半年,心里老怀恋着她从容鲜活的样貌和典雅温情的气质,怀恋着她给予我的大学四年青涩时光。回忆不该忘却却该沉淀,只是我变得不再勇敢,害怕走在依旧熟悉的大街小巷,街边却是物是人非的风景,害怕踏入走过四年的教学楼,身旁却再也不是我熟悉的面庞。   小倩最新的签名为:“二姐,you are the butter to my bread, and the breath to my life.”我是当年215宿舍永远的二姐,虽然大姐比我小,小倩比我大,最小的小颖成了三姐,第四大的君佳成了小小妹。对着这个乱七八糟的排号让人忍俊不禁,但却永远成了姐妹间剪不断的线。   又要回去了,回到凼仔,回到科大,回到我的市场班,回到威尼斯人,回到葡韵,回到我那千思万绪的回忆中去。

Posted in 生活点滴 | 6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