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July 2010

十一年后,我再次走入军训

十一年后,我再次走入军训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.18   终究的,我知道自己是不太能吃这样的苦,尤其当我觉得军训实在是无聊枯燥。HR总是有他们的道理——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。我苦笑,因为连睡觉都不能保证的我,难能有心情去做这些事情。   上周日的活力营,从早上6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,这么一天的时间,流了好多的泪水、汗水和苦水。面对第二天早上6点的军训,真的不知道怎么可以起床,怎么可以晨跑,怎么可以做事。浑浑噩噩,晕晕乎乎,看着晒得黑乎乎的自己脸上的太阳斑,打电话给家里泪水就止不住流。   想念家人,想念朋友,想念以前那些惬意的日子。我能坚持下去吗?        

Posted in 深圳点滴 | 4 Comments

总歸要還囬來

总歸要還囬來      7.10   幾位好友在上篇博客鼓勵我將成為鐵人, 真是讓我在暸解了培訓環境后感動了下子. 培訓環境實在艱苦,我無奈以前沒吃過的苦总歸要吃囬來.初中入校軍訓五天,象征性地鍛煉了蘿莉時代的我們; 高中好运氣,遇到學校搬新校區,逃過了烈日下方的十五天軍訓;大學到暸澳門,沒有軍訓一說.看着內地的同學們個個被軍訓折磨得中暑變黑,我還大肆慶倖自己來暸澳門.畢竟吃苦也不一定非要用这种方式——这是我的理唸.   天意就是如此.沒有經歷的東西总歸要還囬來.似乎就像是人生,有先苦后甜,有先甜后苦的,总之五味杂陳每個人都要經歷之.之前逃過暸艱苦的軍訓,在澳門和香港住着舒適的宿捨,這真正要上班了,入职的公司確為我們"量身定做"三個月魔鬼般的培訓一個月軍訓,一個月在工厰流水綫工作,一個月做project.   看到厰裏麵無數稚氣的麵孔,普工大多數都還是90后的孩子們.他們都能吃这种苦,何況我們这些80后呢?或許公司的初衷就是讓我們真正體驗生活吧.道理我有時候就是一下子可以明白過來,可是委屈在心里還是阵阵襲來.特別是小哥幫我鋪好床搞好一切,再在我眼皮下離開的時候,眼淚水就止不住流,哎,怎么還這么幼稚?   一周总歸還有一天的假期,至此開始培訓期的記錄.該是好好吃那還囬來的苦了. 阿Q精神—-希望培訓完后,也成功瘦身了,哈哈.   (惠州培訓基地宿捨—–六人間)—–三無: 無空調,無網絡,無淋浴,當然,普工中好多90后也是這么住的   (惠州培訓基地正門)     (正式簽约給TCL通訊,接下來就是三個月歷練)   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4 Comments

如何面对“三无”

如何面对“三无”            7.7   从HR得到的消息,培训基地所住地方将是“三无”产品——无空调,无网络,无电视,淋浴有无还在confirm中。真不敢说自己是能吃苦的人,因为在这种三无产品前,我着实吓了一跳,看来真是要在这近40的高温中上刀山下火海了。 如此疯狂的历练,看来TCL是要培训一批铁人出来。深圳高强度的工作在最近有所体验,加班是常事,估计公司也是要在让大家真正上岗前练就一番日耳曼精神,为以后的战斗做好充分准备。 听说惠州的TCL培训基地是在工业区里,明天,一个崭新的世界将出现在我眼前。

Posted in 深圳点滴 | 6 Comments

起航

起航      7.4      在深圳基本算是安定下来,就等着周四到惠州开始两个月的所谓军事化管理的培训。虽然对此还是有点兴趣,不过广东地区的湿热程度让我难以想象培训中的军训项目该如何熬。估计回到深圳,就以黑黑的皮肤呈现在大家面前了。       昨日和老友相聚,小超月底将到顺德培训,佳宁在香港租到了一套大大的公寓,没事我得过去凑凑热闹,晓璐也即将回到HK找工作。新生活微笑着舔舐我们,我们该自己找钱了。      偶然一日在Q上,相姐问我会做饭了没。这是个让我哭笑不得的问题。依旧有些理论,实践没多少,所最近在锻炼的过程中,常把东西弄焦掉。这里的火真是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电光火石间我显得更加笨拙。      窗外的太阳火辣辣,希望我们新起航的生活也过得火辣辣。

Posted in 深圳点滴 | 4 Comments